年少爱追梦 岁长常追忆
 
  
  
  时下,梦想之花到处绽开:中国梦,日本梦,美国梦,俄罗斯梦,欧洲梦……
  
  力量的交织,梦想的角逐。有梦想,就说明还有可以搏击的未来。有梦想的感召,人们依然可以依然勇往直前——哪怕是东山再起,哪怕是头破血流之后。
  
  人不能没有梦。仔细回顾从前,人际之间的梦想有时候是冲突的,有时候是和谐的。看惯了千军万马的踩踏,看惯了机关算尽的掠夺,梦想之路偶而会在血雨腥风之后赢得鲜花掌声,也会黯然陡落;但大多的还是静静的绽放。
  
  人不能没有梦。否则,未来里你不会有可以值得的回忆。梦的峥嵘,梦的凋落,一如这春天的花事——成也萧何败萧何。经过几十年的辗转,不过可以缩影为季节的轮换,人生一世草生一秋……
  
  梦,证明人曾经年轻过。梦,就是回忆的资本。梦之路的沧桑拓展了人生的广度,但这广度绝不是那走马观花似的蜻蜓点水之旅;人生的广度是化为了生命的一部分,让我们继续执着,继续充实自己,把人生遭逢的空白一一填补。
  
  常想起《火蓝刀锋》中蒋小鱼和柳小山的那组片段。蒋小鱼一直以为他们三人在做着不切实际的的梦,而柳小山的一句驳斥“至少我们还有梦可做,你有吗?有吗?”我们常常的把时间的因素考量进去,缺失了当初的执着;我们常常把心头的大山夸大到不可逾越,即使连迂回的勇气也丢了……割舍了青春,我们还有什么?
  
  成熟,不必掉进世故的陷进。
  
  历史证明,那些成功的人不是异想天开之辈,就是被人们常常视为“疯子”,而我们所谓的普罗大众,却在岁月的磨砺中逐渐蹉跎。
  
  或许,所谓的成熟就是剪除了当初的冲动,能理性分析哪些是自己可行的梦,哪些是自己的妄想!挟裹着岁月的沉淀,我们应该站在一个又一个新的高度上,去看待自己的流年与未来……
  
  退一步说,就算是梦是不符合实际的,但作为一种感召让我们昂然向上着,激进跨越着,又有何失?“望梅止渴”的典故,或许有欺骗的味道,但绝望之中有个灿烂的愿景感召总比什么都没有好多了吧?没有了丝毫的动力,只能是坐以待毙,所以,曹操是高明的。
  
  我们不仅要做熟睡的梦,还要做白日梦。
  
  西方人鼓励做白日梦,与他们经常做远景规划的习惯有关。无论是何时的梦,不过是意念的不断强化而已。就像战场上战友呼唤垂危的伤员“振作点,不要睡去”一样,呼唤人们远离怯懦与慵懒,坚持到鬼门关之前的救赎。
  
  心灵永远不要睡去!心是强大的,是可以超越的。如果疲惫,可以稍事休整,但不要昏沉!
  
  当然,也会有人给我们编织梦想。在这片梦想的天空下,把我们的行为习惯纳入到既定的轨道上,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择其善者而从之。心之在我,人能奈何之?
  
  想,要凌云壮志;做,要脚踏实地。
  
  在梦想里,可以横冲直撞;但圆梦的过程中是不能我行我素的。只有一颗不受束缚的心,才能畅游天际;只有低调行事,才能找到飞翔后的最好落脚点。
  
  曾有一段时间,我被琐碎的生活冲荡得索然无味,困惑于生活的低迷之中。常常在孤夜里游荡,常常惊悚已经过了做梦的年龄,为何不能在废墟上重建自己精神的花园,为何不能重生一次?
  
  或许领略了一点“知天命”,一下子退缩到了循规蹈矩,信从命运的安排。没有祈祷,只有彻底的无为了。
  
  春天是冬天的梦。
  
  春天里,不必花发,有绿叶就够了。梦想的焰火又会腾空绚烂了,哪怕是孤独的绽放着,不是惊雷,却能醒来。
  
  做梦吧!
  
  有梦在,不孤独,不空白。如果不贴实际,无妨,小心一下即可。风雨中,可以幻想彩虹;冷风中,可以思念梅花;霜意里,自有傲菊作伴……
  
  不要忘记:至少我们还有梦,不改初衷……
  

上一篇:说说我“矫情”的评论
下一篇:从历史一路走来我们已是落伍了许多

【 返 回 】

在线招聘